瓜棚邊、內埕裡、稻田旁、月光下…音樂之前,萬物平等。

「一開始搬回來,住在周邊的老人家也都搞不清楚我們在做什麼,只知道一群年輕人常常聚集在這邊。」2015年,農村武裝青年的主唱阿達回到彰化二水,承租了濁水溪旁一處三合院,將生活與創作都搬回故鄉,改造三合院正廳成為練團室,在農村開啟一場向土地學習、與母親河親密依存、朝自我內在探尋,深入在地的生活革命。

2006年成軍的農村武裝青年,被視為台灣最具指標意義的社運樂團之一,因早期的街頭抗爭演唱,曾被貼上許多衝撞與激昂的標籤,「以音樂做炸彈」、「用吉他當槍桿」、「用音樂關注農民,捍衛土地」,成軍十一年,對土地的愛及熱度不曾降溫,只是隨著生命中每個階段的頻率調整,農村武裝青年似乎自然而然抖落了不再符合頻率的人、事、物、語言和旋律,如今與我們面對面談話的阿達安坐於整理過的老式三合院內,語調平緩而堅定,從容如河,武裝不一定只有銳利一種面貌,武裝或許更代表著對某些價值,不能動搖的主張。

歲數頗大的鄰居阿伯從外頭敲了敲窗戶,阿達走了出去,幫阿伯看看寄來的信件是什麼、如何處理,這是年輕人稀少情況下的農村風景,也是深入在地的生活革命中,最溫暖的部分,用行動在地方真實扎根。

圖片來源:裏物文化

大米缸計畫如果是一首歌,會是怎麼樣的旋律?

大米缸計畫如同一個虛擬的大型米缸,越多人投入、支持這個米缸,與米缸合作的受助單位及農夫,便可得到越穩定的實質幫助,所以我們不斷思考讓大米缸計畫擴散、進到更多人心底的各種方式。

「大米缸計畫如果是一首歌,會是何種旋律?」大多數人都認同音樂擁有撼動心弦的魅力,那樣的觸動,甚至無法用任何已知語言描述,於是我們開始尋找,有沒有一首美麗而樸實的歌,是由土地永續及彼此關懷的心念而起,能夠將大米缸計畫的初衷與期待,用旋律「說」出來,「說」給更多人聽,

未來之光,溫暖而誠懇的聲聲呼喚,喚回良善。

直到聽見「未來之光」這首歌,我們終於找到答案,並懷抱期待心情,與農村武裝青年聯繫,前往拜訪,分享大米缸計畫,希望大米缸計畫能與樂團有合作的機會。

「望你們疼惜天然土地 望你們可以來敬天畏地

望你們珍惜萬物的寶貴 共同擁抱生命共同體

廣大的土地藏在腳底 無盡的色彩綻放天空

夢幻的草原手牽手 宇宙萬物四海包容

囝仔你有看到頭前的光,是咱的未來 希望的光

美麗的山嶺 清氣的海水 善良的海豚 他說 想要來和咱做好朋友 」

農村武裝青年 未來之光

「剛接到你的消息時我花了很多時間去查詢相關的資料,與你們見面也了解實際狀況,感覺到你們的真誠,其實我在乎的也是公開透明而已,我當然支持良心的企業賺錢,沒賺錢再多理想都無法運行,只是是否做到取之有道而已。」阿達對於大米缸計畫表示支持之外,也提出了自己的觀點,以透明且坦誠的方式,建立起有效益的媒合、共好、良善的經濟模式,的確是大米缸計畫最重要的初衷。

圖片來源:農村武裝青年臉書粉絲團

圖片來源:農村武裝青年臉書粉絲團

無論發聲自丹田或心底,所有創造,都來自最根本的渴望與祝福。

「根」是農村武裝青年於2019年的最新作品,並入圍金曲獎,「榮耀是屬於十一年來一起共同打拼、互相支持,彼此滋養與陪伴的所有人,我們的作品是因為這片土地還有這些人才寫出來的。」因為這樣的感謝,農村武裝青年開始了屬於「根」的小地方巡演,以一台車,載著全部的團員與樂器,拜訪全台灣有好朋友在的每個小地方,「感覺又回到以前,相伴的精神。」關西、苑里、埔里、溪洲、望鄉部落…北中南東都去,聽者在廟埕席地傾聽,或隨性坐上老房子仍保持精神、不傾頹的矮圍牆上,樂聲響起時,他們眼神都有光,「說是演唱,還比較像是相聚,一起聊聊近況,聊聊這些年的變化,互相鼓勵也不忘互揭瘡疤,小酌幾杯有時才是重點。」在根小地方巡演的臉書紀錄上,如此寫著。

生命是每個人用腳步走出來的一個圓,起點與終點之間,能相伴任何一段路都是無比幸運,大米缸計畫非常感謝這段相見相識並獲得理解的緣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