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個屬於在地的小米缸,在新竹實踐。

大硯建築團隊成立於2008 年,「選擇走一條人少的路,看見不一樣的風景」是大硯建築團隊持續建築宜居住宅的核心守則,就建築而言,大硯建築團隊以十年的時間,走出一條自己的路;就生活而言,簽約或交屋都不是大硯與住戶交流的中止,而是彼此成為朋友的開始,其中,大硯每年為住戶舉辦的大硯說生活系列活動,更牽繫著大硯建築品牌與客戶間的情感。


圖片來源:大硯建築Stonehenge Construction臉書粉絲專頁

「大硯建築是新竹在地的公司,我們當然想去支持在地需要幫助的單位。」大硯建築團隊管理部的謝偉文協理說道,大米缸計畫除了穩定供應適量的米給合作的受助單位,支持者自己也能得到相當數量的米儲蓄,除了部分運用在員工禮品及住戶禮品之外,大硯建築團隊選擇將自己的米儲蓄,以成立在地小米缸的方式,再次捐助出去,「目前我們穩定配合的捐助單位有藍天家園、橫山國小以及五峰鄉衛生所,米一定是都吃得到的東西,他們有這個需求,我們剛好可以提供,他們給的回饋都很好,如果他們今天量足了,也會跟我們說來做調整,不會浪費,我們覺得他們既然有這個心,就可以去幫助。」對大米缸計畫團隊來說,開啟在地小米缸是我們非常樂見的模式,因此特別詢問了三個新竹在地受助單位與大硯配合的淵源。


圖片來源:大硯建築Stonehenge Construction臉書粉絲專頁

善的循環,起於因緣際會,綿延於用心。

「我們做善事會比較被動,因為沒有多餘的人力,去尋找哪邊有實際需求,譬如說與藍天家園的配合,起源於他們去年有來找過我們協助,他相對是弱勢團體,裡面都有義工輔導員及主任,我們看見他們的努力,很願意花心思在這些小朋友身上,去年就跟他們合作過一次。」藍天家園是新竹在地安置邊緣青少年的中途之家,除了教導青少年生活起居的自理以及輔導學業之外,另有心理諮商、家庭聯繫等服務內容,然而,即使最初的合作關係起於機緣,唯有真正用心的執行照護,才是雙方合作綿延的關鍵。

實踐大米缸計畫的路上,感謝所有願意被幫助的人。

 「橫山國小的部分,因為我們有同事,小朋友念那邊,有一天同事聊到,橫山國小的操場沒有經費整修,小朋友們運動會被叮咬的很嚴重,我們就想說,那以公司的名義接洽看看,看能不能幫他們整土除草,協助辦運動會。」協理笑著說,因為將大米缸計畫放在心上,所以時刻都開啟「雷達」,在與橫山國小校長聊天的過程中,校長分享學校附近有一間早餐店,固定供應愛心早餐給需要的孩子,「我就想到了大米缸!立刻問校長,有固定的名單,名單大概多少人?大概10-15人,我就想說,那ok,我們也來盡一點力。」

「五峰鄉沒去過的人可能沒辦法體會,那邊普遍的環境不是太好,我們同事的太太在五峰鄉衛生所當護士,每年年底都會發起樂捐義診,去當地巡視比較需要幫助的人。」正規教育單位或政府機關,因為有其必須遵守的既定運作模式,面對外部合作時,即使對方懷抱著良善心意,都需要審慎評估,所以橫山國小及五峰鄉衛生所的「願意」,真的非常珍貴。

圖片來源:橫山國小提供

真正的需求該被看見—吃飽飯就有力氣,繼續努力下去。

 「我們自己去接觸才知道,因為他們(受助單位)資源相對少,都是一次性一次性,過年收到一堆東西,接下來五六個月什麼都沒有,捐錢是一種方式,但米是一定吃得到的東西。」以最基本的新鮮米飯作為捐助,每月行適量捐贈,長期穩定合作也讓雙方的關係從「施與受」,進一步走向「信任與關心」。

圖片來源:大硯建築Stonehenge Construction大人物誌No.7內頁

大人物誌X大米缸計畫,更多美好的媒合與擴散持續發生。

 「對於公益類的事情,我們的態度是默默地做,除非有時會有一些官方消息出來,我們都覺得這種事情,其實沒人知道也沒關係,但是換另一個方向想,如果有多一點人知道,也是拋磚引玉,像這次的《大人物誌》上就有提到大米缸計畫,也希望有人看到後,願意跟大硯建築團隊一起去了解、跟進。」

「大人物誌」是屬於大硯建築團隊的品牌刊物,每季出刊,將團隊成員的理念態度與觀點直率地紀錄下來,與住戶共享,本季刊物中特別以六頁的版面介紹「大米缸計畫」的理念,以及大硯建築團隊與大米缸計畫的合作,大米缸計畫非常感謝這樣的媒合。

需要幫助的人很多,可是我們能盡的力量其實不大。」

對於近年來與需助單位配合的過程,協理有些感觸,「他們給我們的回饋,不管是學校、家長、還是衛生所、還是藍天,都是很感謝,畢竟解決了民生的問題,可以讓他們少煩惱很多事,這一兩年,我們比較有碰到,需要幫助的人很多,可是我們能盡的力量其實不大,但是,我們自己認為不大的力量,其實他們覺得很大,像米,所以我們能幫的就都盡量幫。」大米缸計畫是一件互相信任與開心的事情!與許多企業單位溝通的過程中,我們都確切地感受到了這樣的氛圍—與一群擁有相同意念的人,一起完成有意義的事情,讓所有的善意與支持以正面的方式持續下去,如同提案時我們總會向聆聽的人說這麼一句話:我們是第一個大米缸,但我們期待自己不是唯一一個大米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