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 然 共 存 X 興 瑞 文 旦
游振葦 / 阿葦

遵循自然,就有成千上萬的員工一起替我耕作!

祖孫三代傳承的35年有機老欉文旦,花蓮這處面積三甲的有機農園內,天上飛的、地上爬的……有蟋蟀、蚯蚓、蚱蜢、蜜蜂,甚至是野兔、保育類莫氏樹蛙與黑冠麻鷺,從堅持有機,到以草毯增添生物多樣性,興瑞文旦正在「永續」的大道上持續堅定前行。


有機老欉文旦

穿 著 Prada 的 農 夫 X  彌 勒 有 機 果 園
黃彥儒 

真,不管對人、對事、對物。

一路走來,有汗水有淚水,放下知名品牌的包袱,捲起袖管走進農場開啟不一樣的奇幻旅程,鬆軟香甜的栗南瓜,可口鮮嫩的山蘇,辣勁十足的手工拌炒辣椒醬,讓不愛吃辣的人也愛上那不平凡的氣味,「我不吃辣,但我能做出非常好吃的辣椒醬。」那種自信猶如他的辣椒一般,看似爽朗但也後勁十足。

   
豐食金瓜禮              很辣的辣椒醬

穿 著 Prada 的 農 夫 X  彌 勒 有 機 果 園
黃彥儒 

真,不管對人、對事、對物。

一路走來,有汗水有淚水,放下知名品牌的包袱,捲起袖管走進農場開啟不一樣的奇幻旅程,鬆軟香甜的栗南瓜,可口鮮嫩的山蘇,辣勁十足的手工拌炒辣椒醬,讓不愛吃辣的人也愛上那不平凡的氣味,「我不吃辣,但我能做出非常好吃的辣椒醬。」那種自信猶如他的辣椒一般,看似爽朗但也後勁十足。

   
豐食金瓜禮              很辣的辣椒醬

最 黏 人 的 土 地 ,留 下 食 物 最 原 本 的 味 道
蘇秀蓮 

健康是生活的態度,不僅對環境有責任,
弱勢同胞的生活也是其中一部分。

曾經中年失業,經濟困頓,那時還未接觸過農業的蘇秀蓮,因緣際會開始學習有機農業,她創立的農場主要聘請在地長者及二次就業婦女,並運用光復在地花蓮糖廠養殖的「寄生蜂」從事生物防治,另一方面,回到故鄉,以故鄉水、土進行有機耕種的蘇秀蓮,也致力於保存本身阿美族傳統文化,與原住民的野菜,推動原住民傳統野菜文化復興,教導民眾認識、採集、種植、食用傳統野菜,及傳統野菜保種,並推廣環境教育及食農教育,「只想種最好的食物讓吃的人健康,讓人記得食物原來的味道。」要維持這最簡單的初心,需要的是16年來專注、積極如一日的堅持。

   
野菜蔬菜箱            有機甜在心玉米

最 黏 人 的 土 地 ,留 下 食 物 最 原 本 的 味 道
蘇秀蓮 

健康是生活的態度,不僅對環境有責任,
弱勢同胞的生活也是其中一部分。

曾經中年失業,經濟困頓,那時還未接觸過農業的蘇秀蓮,因緣際會開始學習有機農業,她創立的農場主要聘請在地長者及二次就業婦女,並運用光復在地花蓮糖廠養殖的「寄生蜂」從事生物防治,另一方面,回到故鄉,以故鄉水、土進行有機耕種的蘇秀蓮,也致力於保存本身阿美族傳統文化,與原住民的野菜,推動原住民傳統野菜文化復興,教導民眾認識、採集、種植、食用傳統野菜,及傳統野菜保種,並推廣環境教育及食農教育,「只想種最好的食物讓吃的人健康,讓人記得食物原來的味道。」要維持這最簡單的初心,需要的是16年來專注、積極如一日的堅持。

   
野菜蔬菜箱            有機甜在心玉米

先 苦 後 甘 的 回 韻 人 生 X 淺 草 堂
曾吉生 

「做有機不容易,做有機加工農產品過程更繁瑣,
還有許多檢驗需要通過,但這是一件好事,所以我想堅持。」

過去東部出產的有機農作物,如果想加工成有機加工品,都需要運送至西半部的加工廠處理,往返耗時之外,農友也需要負擔更高的成本,由於本身栽植有機山苦瓜及其他保健作物如丹參、刺五加,所以曉得做有機的農民,需要投入大量的心血、時間及成本,曾先生毅然投入繁瑣的有機加工,最初只是單純的希望花東地區能有屬於在地的合法正式加工廠,讓東部做有機的農民就近加工,為有機農作物發展出更長的生命週期與不同可能,這便是曾先生開始做有機加工的機緣。


有機山苦瓜茶包

先 苦 後 甘 的 回 韻 人 生 X 淺 草 堂
曾吉生 

「做有機不容易,做有機加工農產品過程更繁瑣,還有許多檢驗需要通過,但這是一件好事,所以我想堅持。」

過去東部出產的有機農作物,如果想加工成有機加工品,都需要運送至西半部的加工廠處理,往返耗時之外,農友也需要負擔更高的成本,由於本身栽植有機山苦瓜及其他保健作物如丹參、刺五加,所以曉得做有機的農民,需要投入大量的心血、時間及成本,曾先生毅然投入繁瑣的有機加工,最初只是單純的希望花東地區能有屬於在地的合法正式加工廠,讓東部做有機的農民就近加工,為有機農作物發展出更長的生命週期與不同可能,這便是曾先生開始做有機加工的機緣。


有機山苦瓜茶包

作 為 農 夫 , 比 誰 都 更 懂 其 中 顛 簸。
魏秉毅

為了滿天星,得先工作到眼冒金星。

「我自己很喜歡百香果的香氣,但又怕酸,直到某次吃到滿天星百香果,驚為天人!」。農場主人魏秉毅聊起種植的原因,自己喜歡,孩子們也愛吃得不得了,但種植百香果的土質判斷與土壤管理很重要,「肥分」不好控制卻容易影響產量。決定種植滿天星百香果前,秉毅做了不少功課,百香果做有機,能使用的資材變少,肥分更難控制,「百香果很需要日光,拉百香果藤上棚、疏藤還有剪枝條的過程,需要長時間高仰著頭工作,一整天下來頭都昏了,肢體會很僵硬。」秉毅打趣地說,要吃到滿天星,需要先眼冒金星。


滿天星百香果